亚洲城娱乐,亚洲城娱乐平台,亚洲城娱乐官网


 

第六十九章 道茶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妖火书生 书名:冥妻诡事
    杜浩显然是急了,他来回在屋里踱着步,最后瘫在沙发里,哆嗦着嘴唇继续说道:“这个贱女人!”杜浩再次起身,伸手指向茉红颜,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平白无故地就和你上床?要不是我在她的骨灰里塞入雷符,现在你就成行尸走肉了!”

    “周伯乐真的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对于杜浩为什么一直恨茉红颜,我很是费解。而且他的表现远远超出了是因为关心我的原因。看起来更像是他俩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。

    杜浩点头又摇头,“我不知道送死的是谁?反正他没安什么好心!两年前你就被人算计上了,我让你安分点儿,没想到还是引火上身。哎~!或许这就是命!”

    “是谁在算计我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假的那个孙子!”杜浩说的是另外一个他,听起来好像在骂自己似的。“或许背后还有更大的势力。不过这小妮子好像对你动了真情,与那个假孙子掐架,然后被束缚在这里了。看手段,应该是那个女警察所为。”

    杜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,听得我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“把红颜解开,我们快去医院!”穆浅语还在假杜浩身边,我不能让她置身危险中。

    “要去你自己去!”杜浩别过脑袋,“那个女表子早就知道人是我杀的,她和那个孙子走的近,就是想借助他的力量把我抓住!焰子,你也小心着点儿,那个女警察不简单,宁可相信鬼也不要相信她!”

    杜浩冷冷地盯着茉红颜,许久后才叹了口气,从包里掏出块拳头大小,黑不溜丢的肉团,分成四份,十分吝啬地糊在茉红颜的手腕脚腕上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杜浩指了指满地的泥巴,眨着眼神秘兮兮地冒了句:“精华!”

    茉红颜像是十分惧怕杜浩手里的黑泥,扭曲的眼神中竟还带着丝丝渴望。这让我对地上的泥巴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这些种花的泥土到底是什么?杜浩用它将我救醒,还在我嘴里塞的满满的。现在又用它去破除穆浅语的手段,难道是百宝泥?

    杜浩手中的黑泥显然刨除了泥土,留下的全部是精华。只见茉红颜的手腕脚腕上冒出汩汩蒸汽,我急忙奔过去,将瘫软的茉红颜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霎时间,鼻孔里填满尚未消散的蒸汽。

    闻着杏仁香味与迷人的炖肉香味掺杂的蒸汽,我的肚子不禁“咕噜噜”地开始反抗。“这玩意儿当饿!”我心底响起诱人的声音,竟鬼使神差地在茉红颜手腕上取下一块儿,想要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不要吃!”茉红颜焦虑地盯着我,干裂的嘴唇苍白干枯。“这是阴间的东西,凡人不能吃!”

    我吓得赶紧将黑泥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杜浩玩味的笑着,一丝怒火在眼角稍纵即逝。“没关系,焰子早就喝过阴间的酒,吃过阴间的肴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茉红颜忽然低下头,她似乎十分惧怕杜浩。“快离开这里!”微弱的呼吸带着节奏,这是茉红颜传递给我的摩斯密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将茉红颜揽进怀里,手指敲在她冰凉的手心上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,他来了,快点走!相信我,我是有苦衷的,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,我不会害你的!”柔软的双峰在胸前蹭来蹭去,搞得我快要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别秀恩爱了,该走了。”杜浩躺在沙发上,懒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茉红颜忽然变得虚弱起来。

    她喘息着,胸膛剧烈起伏,将后续的话全部打乱。

    “红颜…;…;”

    我张嘴想说些什么,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。只见茉红颜咬着唇微微摇头,说了句对不起后,从我怀里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我赶紧问杜浩茉红颜去哪儿了?杜浩懒洋洋地说道:“去犄角旮旯吸阳气去了!”

    得知茉红颜无碍,我也没多想。走到杜浩身边,伸手搭在他肩膀上,“以后不要突然消失,免得被假的你钻了空子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,我好想是幽怨的小媳妇似的。

    杜浩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四下打量着这所三居室,望着眼花缭乱的黄涩画报,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周伯乐的身上充满尸体味道,而这所房子却看不出半点儿不干净。

    况且,那个大胖子早就过了青涩年龄,怎么会在屋里贴满不堪入目的画报。

    难道这不是他家?或者是他还有别的地方居住?

    带着疑问,我逐个打开房门。终于,在推开卫生间的刹那发现弥端。

    洗手台上只有一人的牙具,四周挤满了化妆品,洗漱盆中黏着几根棕色长发,这里住的显然是女人。从屋里散发的洗发水味可以判断,屋子的主人刚刚离去不久。

    “杜浩!”我招呼杜浩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小心翼翼地样子,杜浩噗嗤一笑,“你小子,当侦探上瘾了?这确实是周伯乐的房子,不过却送给了他的小情人。树倒猢狲散,周伯乐死后,小情人也不知所踪,可能是卷着钱物逍遥自在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杜浩无所不知深感佩服,正在感慨人生多变,忽然看到杜浩脸色顿变。

    从镜子中,我看到身后站着个白胡子老头。

    老头鹤发童颜,脸上笑眯眯地。“小友,来陪我喝杯茶吧!”

    他虽然笑着说,声音却带着不容反驳的魔力。我和杜浩机械地走出洗漱间时,老头已经在茶几上摆好杯子。

    “坐!”白袖飘飘,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入座后,老头点头,分别为我和杜浩斟上茶。眼神始终徘徊在我左手上,看的我心底发毛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见杜浩一声不吭,我鼓起勇气询问。

    “喝茶!”

    我想婉拒,手却不由自主地端起茶杯,汩汩茶烟飘入鼻孔,浑身说不出的舒坦。我将茶水一饮而尽,却见杜浩端着茶杯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老头也不戳破,兀自说道:“天山茗茶,苦海咸水。世人皆以山泉煮茶,殊不知水越咸,茶越香!”老头说完凭空消失,所有茶具一并粉碎,唯有杜浩手中的茶,还飘着清香。

    我被杜浩推到屋外,傻愣愣地望着屋里。刚才仿佛做了一个梦,在清醒之后,梦像是早晨的浓雾般,迅速消散在阳光下。

    见我没事儿了,杜浩呼呼地喘着粗气,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,“我还有事,你先回家!千万不要去医院了,那里比你想象中要危险!”

    杜浩说完端着茶水急匆匆地跑了,望着他的背影,我失魂落魄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!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将车子开进医院,当看到躺在床上的杜浩,心中的疙瘩瞬间解开。

    我望着杜浩,怔怔地后退。

    刚才,就在刚才,我竟然与假杜浩勾肩搭背!

    开过车的朋友都知道,每部车子都有自己的特征,即使同一车企同批次生产的两部车,在不同的人开久后,也会突兀出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杜浩的车子我十分熟悉,可以断定我开的就是他的车子。今上午,那个杜浩走的时候分明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,很明显他就是假的!

    我真是糊涂了!竟然轻信了小人的妄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望着躺在床上的杜浩,我才仔细分析起两人的不同。眼前的杜浩全身充满烟味,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烟枪。而另外一个,则偶尔吸烟,身上的烟味也很淡。想到这里,我眼前一亮,对于以后如何辨别杜浩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“你…;…;”穆浅语瞪大眼睛,望着狼狈不堪地我欲言又止,最终叹息一声,“哎~!还是将她带出来了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wx.com阅读,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冥妻诡事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冥妻诡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.